淘书的乐趣(1)

摘要: 黄裳先生说过,“我一向主张买书不必有过分严格的‘洁癖’”。只要书好、入眼,他什么都看、都收一些。在念中学的时候,就爱往旧书店跑,移居上海后,从新文学版本入手,一路收来一路看,终而悠游于明清刻本世界。这恐怕也有乐在其中的人才能理解这种乐趣吧。

10-12 03:10 首页 刀马物语


 

小时候就爱书,除了爱看,还喜欢买书。慢慢地也收集了一些书,尤其是小儿书和一些名著,可惜历经多次搬家之后开始不断地流落了很多,有一些甚至不知道去了哪里,真正还留在手里的也越来越少。尤其是家里憋屈,一些旧书就都处理了,现在想来,后悔不已。后来上班之后,又开始逐渐地选购一些新书,也喜欢淘换一些老书。尤其是喜欢到旧书市场,文杂市场,旧货市场去淘置一些自己喜欢的书籍。


最近在旧货市场也看了许多书,也狠心买了一些。今天就淘置了一套铸雪斋抄本的聊斋志异。据悉,铸雪斋抄本历城张希杰乾隆抄本。张希杰,字汉张,号练塘,作有《铸雪斋集》(稿本)。此抄本卷末有殿春亭主人跋、高凤翰跋,还有署“练塘老人”的自作识语,后题“乾隆辛未九月中浣”。


殿春亭主人为朱缃之子,跋语中叙明经其家西宾张元借得蒲氏手稿,由抄手抄成,并厘定卷次之始末,是为济南朱氏抄本。张希杰与朱氏兄弟有交往,可知其抄本是依据朱氏抄本于乾隆十六年(1751年)抄成的。


全书12卷,卷首总目计488篇,而正文则缺少14篇,实收474篇,且有的卷篇目次第与总目不尽一致,殆由于抄成后曾经受火而有所残损,所损毁篇章未抄补齐全,补抄者也未尽行复位。其卷首总目当录自据手稿本过录之朱氏抄本,虽经朱氏分卷,但篇目次第有助于窥知手稿本各册之原次第。


铸雪斋抄本《聊斋志异》,含短篇四百七十四篇。先后有上海人民出版社的影印本(1975年)及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的排印本。另外有的出版社还曾出过一些线装本。



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是用典雅的古文写成的短篇小说集,内容多是狐鬼花妖的故事,在中国古代小说史上属于志怪传奇小说一类。


蒲松龄生活于清代初年,当时由宋人话本发展起来的以叙写现实人生故事为主要内容的白话小说,也称作通俗小说,已经兴盛起来,先有冯梦龙、凌濠初,以及李渔、天花藏主人等人,都投入了白话小说的创作,揭开了中国小说史的新篇章,志怪传奇类的小说呈现了式微之势。然而,《聊斋志异》却是个例外,并没有由于内容的怪异和语言文字的不通俗,受到了社会的冷遇,传之不广。


早在蒲松龄陆续创作之际,已作成的篇章便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竟相传抄。尽管蒲松龄由于身居山东农村,又位卑家贫,自家没有财力刻印其书,也没有象江浙一带的白话小说的作者们那样的环境,与书坊关系密切,小说作成随即刻印行世,而是直待他下世半个世纪之后,《聊斋志异》方才得以刊行,但是一经刊行,很快便风行天下,许多地方纷纷翻刻,并有注释本、新评本、合评本、绣像本、拾遗本,相继而出,成为中国十八世纪中叶以来中国小说中的畅销书,其流传之广,持续之久,影响之大,还可再加上外文译本之多,白话小说中也只有几部长篇小说名著,能够与之媲美的。


喜欢书的缘故,自然对于各种版本的书也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和收藏的兴趣。有人认为,现在有了网络,有了电子书,不用买书了。其实纸质书和电子书还是有很大的区别,仅仅留恋于电子书的短平快,更是一种急功近利的想法。家有藏书万卷香,更何况,书中很多书其实网络看不到的。即使看到了,网上看书与看纸质书,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在天气寒冷或者雨中之际,躲在被窝里,翻看一部好书,简直就是最惬意的享受。相信很多读书人都有这样的感悟吧?


清代学者洪亮吉将藏书家分为五种:一是“推求本原,是正缺失”的考订家,二是“辨其版片,注其错伪”的校雠家,三是“搜采异本,补石室金匮遗亡,备通人博士浏览”的收藏家,四是“第求精本,独嗜宋刻”的鉴赏家,五是“贱售旧家中落所藏,要求善价于富门嗜书者”的所谓掠贩家。其实洪氏所说仍有偏颇,古代藏书家除了具有考订、校雠、收藏、鉴赏的功夫,许多人同时还是文学家、史学家、思想家、政治家和版本目录校勘学家,如赵明诚与李清照、元好问、杨士奇、王世贞、黄宗羲等人便是。


据说,曾有个年轻人去拜访季羡林,季老家的藏书堆满了几间屋子。他瞪大了眼睛问:“这些书您都看过吗?”季老诚实地说:“只看了极少的一些,有三分之二没看过。”年轻人不解地追问:“那您买这么多书做啥呢?”季老笑了笑,没有回答。这确实是难以回答的问题。收藏这么多书,却没时间去读,这种行为一般人是无法理解的。只有真正爱书喜欢藏书的人,才能体味到藏书带给人的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情趣。倘若一个家庭缺乏书房,那就少了一种书香气。而这种情趣,这种书香气,是再发达的网络再精致的电子书都无法取代的。


记得黄裳先生说过,“我一向主张买书不必有过分严格的‘洁癖’”。只要书好、入眼,他什么都看、都收一些。还在念中学的时候,就爱往旧书店跑,移居上海后,从新文学版本入手,一路收来一路看,终而悠游于明清刻本世界,自成一家之言。这恐怕也有乐在其中的人才能理解这种乐趣吧。


欢迎关注老刀的自留地。不一样的解读,不一样的风情,不一样的情怀,不一样的物是人非。生活因为关注而变得精彩。——老刀







首页 - 刀马物语 的更多文章: